带您了解70,80年代的老东北

带您了解70,80年代的老东北

木草香堂 转载
53 1

我们常常听到振兴老东北,在早期的东北除了完善的工业基础,还有我们很多人都难忘的记忆,早期的东北冬天是嘎嘎冷,虽然日子很苦,但是倔强的东北人民,乐在其中。用自己拼搏与顽强,建设自己的家乡,生活在这片孕育着无数东北人民的土地上。早期的东北人们总是对苦日子记得特别牢,随便一说,就能讲个一小天儿。吃不上好的,所以对稍微好点的美味就记忆异常深刻;穿不上好的。所以有件新衣服就高兴欢蹦乱跳;住不上好的,所以跟着老妈串亲戚住好房子,就觉得这是这辈子住过最好的房子,兴奋的不行;没坐过私家车,所以坐自行车,坐马车,坐牛车,坐拖拉机都是坐劳斯莱斯的感觉。那些美好的岁月,在记忆中永远留存,但记忆总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模糊,但对美好的怀念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发的浓烈,用影像留住瞬间,用文字讲述故事,今个咱就回老东北看看!

156224692_1_20190311034329285.jpg

出工

东北早前儿家家户户都有出工的义务,栽树啊,挖沟啊,只要干部一声令下,家家户户都得出工,不管手头上有没有活,有的人家就会派孩子去应付一下,中午的时候公家会给发放面包和火腿肠,那时候,为了面包和火腿也愿意出工!

156224692_2_20190311034329551.jpg

摸鸡蛋

家里的笨鸡都是靠摸鸡蛋和老抱子孵出来的,老抱子孵小鸡比较简单,但是要是摸鸡蛋就比较有技术含量,炕的温度,灯下还得照一照,不行的蛋就可以变成毛蛋吃了,小鸡用嘴叨开蛋壳,颤颤巍巍的从里面走出来,小时候最乐意观察这个了!

156224692_3_20190311034329785.jpg

上学穿着

156224692_4_201903110343304.jpg

上学穿着

那时候穿个花棉袄,头上系上个花绸子,就是小姑娘的最高标配了,背上妈妈做的手工书包,坐在拥挤的教室里,好几人一个桌子,那时候小姑娘最擅长划三八线,一越界就挨掐!

156224692_5_20190311034330285.jpg

坐炕上抽大烟袋

以前东北老娘们都抽大烟袋,坐在竹皮子炕席上,围着火盆,边唠嗑边抽大烟袋,走哪都别再裤腰上,以前就是装水果的纸箱子也是好玩意,都能利用上,装上各种东西,摆在被橱上!

156224692_6_20190311034330551.jpg

外屋地

156224692_7_20190311034330769.jpg

外屋地

东北早前的厨房叫外屋地,土地面,墙上挂满各种蜘蛛网,油烟子,灰土了烂的,什么碗架子,水缸,猪食桶,米缸,炕桌,地桌,做饭用的家伙什,都在厨房摆着!

156224692_8_20190311034331129.jpg
晒各种干菜

156224692_9_20190311034331519.jpg

晒各种干菜

在小院子里,马车上,晒着各种辣椒,土豆干,茄子干,豆角丝,还有摘下来吃不了窝瓜,角瓜,等着放进地窖里面留着喂猪,喂狗用,房沿儿边挂着苞米调子,为了冬天猫冬做足了准备!

156224692_10_20190311034331894.jpg

做鞋

按照鞋样子铰做鞋的布,用锥子纳鞋底子,缝鞋梆子,砸扣子,全是手工做的,一般都是带着鞋笸箩去别人家跟别的老娘们一起做,还能唠嗑,互相评价下做的咋样!

156224692_11_20190311034332238.jpg

搓苞米

以前打苞米花钱呢,为了省钱,很多人家就在漫长的冬季,坐在屋里搓苞米,拿着苞米钎子,戳一下,用手搓,全放在炕上,造的贼埋汰,家里能干活的都得干,小孩也不列外。

156224692_12_20190311034332644.jpg

拔罐子

干活累了,生病了,早前东北人就吃点安乃近,镇痛片啥的,根本不会去看医生,要是再严重一点就拔一罐子,那时候也没有专业的拔罐工具,就用罐头的瓶子,劲儿特别大,放上燃烧的纸,立马扣到身上,拔完紫青紫青的,脑袋疼拔在脑瓜门上,后背疼拔在后背上。

156224692_13_20190311034332879.jpg

跺豆该

秋收的时候特别忙叨,基本上没有闲的时间,一干就是一天,除了吃饭,没有歇着的时候,那时候干啥都得是人力,特别的累人。垛柴火垛,垛豆子都得用梯子,就是自己家做的,可以放在地窖里,也可以爬着梯子上房玩,小前最稀罕玩梯子了,上到一半往下看都害怕,又不敢下来,只能继续爬。

156224692_14_20190311034333316.jpg

梯子

以前刚出生的小孩要用被子包裹好,用布绳子把腿绑住,防止小孩变成罗圈腿,还有睡脑袋这一说,就是怎么睡脑袋瓜的形状好!

156224692_15_20190311034333519.jpg

刚出生的小孩

东北早前屋子里面都会打一口井,在外屋地,用水就直接在屋里打,摇井坝子就行,自己家的水井水特别的清甜,好喝!

156224692_16_20190311034333801.jpg

外屋地的井

包完的豆包放在东北天然的冰箱里面冻上,老娘们不远出来,就老爷们干这个活,叼个烟袋,这家伙的优哉游哉,没一会儿,鼻子头就冻红了,大鼻涕都冻出来,手也通红。

156224692_17_20190311034334410.jpg

冻豆包

小姑娘坐在屋里炕上的窗户下,暖暖的太阳照射着屋子,歘着嘎拉哈,玩的特别嗨!

156224692_18_20190311034334832.jpg

欻嘎拉哈

老抱子的攻击力极强,你要是敢接近它的小鸡仔一步,立马炸毛,上来叨你,你被老抱子叨过吗?

156224692_19_20190311034335301.jpg

老包子护小鸡

筛黄豆,簸黄豆,挑黄豆,烀黄豆,怼黄豆,做酱块子,做好的酱块放在被橱上,春天的时候就可以下大酱了!

156224692_20_20190311034335738.jpg

做大酱

156224692_21_2019031103433651.jpg

做大酱

156224692_22_20190311034336566.jpg

做大酱

和泥,脱坯,搭炕,抹平,烧火好几次,等表面的一层泥巴全干了之后才能睡人,那时候土炕搁三年五年就得重新弄一遍。

156224692_23_20190311034336785.jpg

盘火炕

冬天,男主人赶着牛车,女主人坐在车后面,狗跟在车后面,去拉柴火,大雪很深,画面很美。

156224692_24_2019031103433751.jpg

拉柴火

156224692_25_20190311034337223.jpg

那时候的油都是这种油,你知道这是啥油吗?

纵观社会主义现代化不断发展的今天,每次翻阅以前的老照片,都会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感受。

版权提示: 本文转自:"木草香堂"的作品

为您推荐

更多
点击右上角, 分享当前页面
首页